论坛导航
  » 您尚未 登录   注册 | 帮助 | Blog | 首页 | 无图版
 
X档案中文网 -> Fanfic交流区 -> [翻译]终结的开始 原作者:L.A.Adolf(3月15日更新结束)
 XML   RSS 2.0   WAP 

<<   1   2   3   4   5  >>  Pages: ( 1/11 total )
--> 本页主题: [翻译]终结的开始 原作者:L.A.Adolf(3月15日更新结束) 加为IE收藏 | 收藏主题 | 上一主题 | 下一主题
小吸血鬼spooky


该用户目前不在线
级别: 火星来客
精华: 0
发帖: 200
威望: 1362
财富: 3349
支持: 0
注册时间:2003-03-30
最后登录:2007-04-14
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

[翻译]终结的开始 原作者:L.A.Adolf(3月15日更新结束)

From: Laadolf@aol.com
Date: Wed, 15 Mar 2000 09:43:15 EST
Subject: xfc: NEW: Cursum Perficio by Laadolf (01 of 58 )(PG13)
Source: xfc

From: Laadolf@aol.com

TITLE: Cursum Perficio 终结的开始(也译作《我的旅程至此终结》)
AUTHOR: L.A.Adolf
E-MAIL: LAAdolf@aol.com
DISTRIBUTION: I'd be glad to have it
archived. Just tell me where, please.
SPOILERS: Fight the Future, nothing since.
RATING: PG-13
CONTENT: M/A; S/A; MST; MT
CLASSIFICATION: S
DISCLAIMER: These characters belong to
Chris Carter and the X-Files production.

译者手记:"Cursum Perficio"是拉丁文,意思为"My
Journey Ends Here."我素来词穷,挖空心思,查了很多地方,甚至抱着成语大词典翻看,也找不出能涵盖这层意思的词。思来想去,用『旅程』有点悲凄,好像Scully要死了似的。我想Journey在这里也许有『漂泊』的意思。她的心流浪了很久很久,经由一件事,终于找到了能让她停下来的地方,而不是在时间中慢慢死去。同时,一段路的尽头,是另一段路的开始。也许在这里她的漂泊终止了,又开始了另一段有人相伴的旅程。所以我笨拙的将题译为『终结的开始』。为了体现原作题目的本来面目,我加了附『我的旅程至此终结』。

原连载于http://apollodelphi.com/bbs/index.asp

Cursum Perficio (Part 01 of 58)
by LAAdolf


*Dana Scully猛然惊醒,在梦结束之前,她坐了起来,大口喘着气。*

梦结束了吗?为什么她依然感觉得到梦中的痛苦,为什么她的脉搏在狂跳,她的呼吸短促又急迫?


Dana强迫自己深呼吸,使调息的韵律规则协调。她努力不让意识只停留在自身,而是去看周围的东西。她正坐在床上,周围几乎漆黑一片,但她感受和体味着四周熟悉的一切。

不管她梦见了什么,是被压抑的记忆亦或纯粹的幻想,现在都已经结束了。梦中的景象已经淡漠了,刺穿她全身每一寸肌肤的苦痛已经消失了。Dana继续慢慢做深呼吸,用镇定和安宁来取代模糊的恐惧。

她瞥了眼闹钟,为了第二天能正常上班,她需要接着睡一会儿。

那时是凌晨2:17
x


Melvin Frohike疲累的走进他和搭档们合住的公寓。完成最近那件*孤枪侠*任务的Byers和Langley晚上很早就休息了,

Frohike脱下外套,走到主宰狭小厨房的冰箱前面,拿出一瓶冰镇啤酒。他坐倒在椅子里,迷茫的注视着空气。

这次见面,Mulder没出现,这一点也不像他的作风,何况这次还是Mulder自己说要见面的。Frohike在Casey酒吧坐到打烊,然后他试着给Mulder的公寓和手机打电话,但都没用。

Frohike本来可以 ―― 也许就应该 ―― 不去介意这件事。他第二喜欢的联邦特工 ―― Scully一直是他心目中最喜欢的那一个,尽管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 ―― 可能由于种种理由而临时改变计划。但是不将自己失约的消息通知朋友可一点也不像Mulder。

Frohike若有所思的呷着啤酒,努力让自己不要担心。说到底,Mulder是大人了。他明天肯定会打电话来道歉,然后另约时间。Frohike决定直接去上床睡觉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他叹了口气,瞥了眼闹钟。

那时是凌晨2:17

x


黑暗中,一个身影走进无人小巷,他小心机警的留意着每个细节,包括远处街道上的灯火和人影。

走到小巷尽头的门外,他驻足等待。

一个瘦脸男人从门旁的阴影中出走了出来。

“完事儿了?”他小声问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弄得看起来像事故?”

“一个联邦特工喝醉酒,在去厕所的路上走错了方向,摔了一跤。摔得很重。”

“你确定他死了?”

“没必要确定。就算物转星移也没人找得到他。尤其是在城里的这个地方。”

“很好。”

“我什么时候能拿到剩下的钱?你们保证我能得到额外赏金;这件事我干得不错。”

“现在就行。”瘦脸男人将手伸进夹克口袋拿出一个捆包。杀手专注的看着自己的酬劳,并未注意瘦脸男人另一只手在悄悄做什么。他没有看见枪猛然被举起来,接着开火,声音被消声器削弱了。

瘦脸男人将包扔进附近的垃圾箱 ―― 里面装的不过是捆废报纸 ―― 接着将枪扔在尸体旁,从容的走出了沉睡的国会大厦的阴影笼罩之下的小巷子。

那时是凌晨2:17

x


黑暗中,电话响了起来,Teena Mulder被惊醒。她坐起身抓起听筒。

“Fox……,”一个空灵又怪诞的声音说道。


Fox,她的儿子,她爱的唯一的儿子,她的第一个孩子。他很久没有和她说过话了。自从他上次激动愤怒的来康涅狄格州指责她,问那些她不想回答的问题之后。他问了有关妹妹,和他仅称对方为『烟人』的神秘男人的事情。但是电话里这个声音不是她儿子的。

“Fox怎么了,发生了什么事?”Teena脑子里飞快的思考着。她认得这个声音。但显然这不可能是她所想的那个人。

“帮帮……Fox……“那声音恳求道,接着消失了。接踵而来的是电话盲音。Teena在微弱的光线中盯着手中的听筒,就好像那是什么稀奇的东西一般。

从一开始,她就认出了那个声音,现在,她的头脑中也在争辩刚刚的事是真实还是梦境。那个打电话的人是她曾经爱其胜于一切的人,孩子们的父亲……她发誓要永远憎恨的男人。

问题是William Mulder已经被埋进坟墓两年有余。Teena呆呆的看向黑暗之中。床旁的闹钟上的时间闪了闪,她没有看见。

那时是凌晨2:17

x


http://966468.k77.opensrs.cn/bbs/index.asp
德尔菲
[楼 主] | Posted: 2003-12-18 00:00 顶端
babbybean


该用户目前不在线
级别: 见习探员
精华: 0
发帖: 224
威望: 613
财富: 1108
支持: 0
注册时间:2003-11-28
最后登录:2006-06-20
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



To be continued?


[1 楼] | Posted: 2003-12-22 00:00 顶端
yfucius



该用户目前不在线
级别: *
精华: *
发帖: *
威望: *
财富: *
支持:
注册时间:*
最后登录:*
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



怎没没下文了?
[2 楼] 未知地址 | Posted: 2004-07-24 22:00 顶端
jessie82517


该用户目前不在线
级别: 军装警员
精华: 0
发帖: 171
威望: 482
财富: 1172
支持: 0
注册时间:2002-07-29
最后登录:2006-10-02
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



有点熟哎,好象以前也翻过对吗?


[3 楼] | Posted: 2004-07-25 10:11 顶端
flyingfly




该用户目前不在线
级别: 军装警员
精华: 0
发帖: 112
威望: 18
财富: 224
支持: 0
注册时间:2004-07-02
最后登录:2008-01-19
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



????????
下面呢


谋杀是一种习惯
[4 楼] | Posted: 2004-07-26 20:11 顶端
annagao




该用户目前不在线
级别: 档案管理员
精华: 0
发帖: 715
威望: 2031
财富: 1198
支持: 2
注册时间:2002-07-28
最后登录:2010-07-13
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



x

他从昏迷中醒来,却差点被剧痛重新推落晕眩的深渊。努力忍着疼,他安慰自己,疼说明自己还活着。

Fox Mulder探员面朝上躺着,四周好像是又深又黑如同掉入地沟里一样,只能从顶部的缝隙看到外面闪烁的一丝星空。他慢慢集中精力,回忆着发生的一切,自己怎么会被困在这里呢?

支离破碎的回忆伴着古怪的画面在脑子里闪现。他记得……Frohike……他本来是约了他的……可是……Mulder记得自己提前挺长时间就到了Casey's酒吧,可是出事了……就在他港要进门的时候,有人把他推到旁边的小巷里去了。他记得自己给了那家伙几拳,最后却不知道被什么打了头,当时就昏过去了。等他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着,摸起来身下的触感好像是什么地方的房顶。他挣扎的坐起来,却被头上流下的血糊住了眼睛。不知是谁的手抓住了他,可他还是突然开始往下掉,往下、往下,好像调入一个没有底的深渊,突然,似乎是撞倒了低,他的身体摔成了碎片。

他躺在这里多久了?不知道。也许是几分钟,也可能是几个小时。他想起头上的伤,便想伸出手摸一下。

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,也几乎花光了他的力气,不过最终,他的手指终于碰到了眼眶上的伤口,皮肤感觉湿湿的,还沾着血。

既然血都还没干,他昏迷的时间就应该不长,当然,这到底算是好消息或坏消息还得拭目以待。Mulder是这感觉自己的身体,还好,至少每个部分都能感觉到疼痛,说明不管别的地方伤得如何,脊柱完好无损。虽然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感觉这么虚弱,但至少他的身体还在或者说努力在对大脑发出的命令做着反应。

他应该试试能不能站起来,从这地沟里爬出去。但愿他只是重重的摔了一下,如果仅仅是那样的话,爬出来应该不成什么问题。他做了几个深呼吸,让自己的身体做好准备。但就在他逐渐用力想坐起来的时候,突然觉得一阵见礼的疼痛顺着后腰一直向胸口蔓延开来。

如果说刚刚躺着不动事所感觉到的疼痛还能忍受的话,那刚才那次不成功的坐起动作所带来的疼痛,可以说差点又把他打晕过去。也许他还没摔散,但他可不是超人。这下倒好,看来这次是真伤到什么地方了。他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,马上就要晕过去了。

还好……半昏半醒的时候他心里想着,至少不用忍痛了。

x

End Cursum Perficio (Part 01 of 58)

Cursum Perficio (Part 02 of 58)
by LAAdolf

Melvin Frohike吓了一跳,不知道谁碰了他的肩膀一下。他抬起头,正对上John Byers关心的眼神。

“别告诉我你整晚都是趴在这儿睡的,”他的同伴难以置信的问。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Frohike眨眨眼:“大概2点吧。Mulder没出现,我大概是听着警察台就睡着了。”

Ringo Langly乱蓬蓬的金色头发从Byers肩膀的地方探了出来,问道:“你觉得他出事了?”

Frohike耸了耸肩,答道:“我不知道。不过感觉怪怪的。你们知道Mulder的,他要是说回来就肯定会赴约,就算有事也会通知我。可他也没给我打电话。我试着联系他,可是办公室和家里都没人接,手机也不停。Mulder恨不得是出生以后就没离开过手机的家伙。说不通啊。”

Byers点点头表示同意:“那你在警方的调频里听到什么消息了没?”

Frohike摇了摇头:“啥消息也没有。不过也可能我睡着了所以没听着。”他看看手表,“我大概睡了一个小时。要起来继续听着了。”

Langly赶紧摇着头说:“你还是睡会儿觉去吧。我和Byers看着就行了。要是有什么消息,我们就叫醒你。”

“当然我们也会继续给Mulder打电话的,好吧?”Byers也赶紧加了一句,好让他放心。

Frohike看了看面前的两位朋友,点点头。他总觉得头里头有什么事儿,可真把心思放过去要,又想不出来。也许睡个觉精神好一点会有帮助吧。他现在真是累坏了。

Frohike回房间休息了,Langly凑到收音系统前,扭高音量,Byers伸手拿电话。

他的朋友们没有嘲笑他这种几乎算是大惊小怪的担心,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友谊。他知道现在可以好好休息了,外面的这两个人不会让他失望的。

Melvin Frohike躺在小床上,马上就睡着了,他还做了个梦,也许他醒过来的时候记不起来,但当事情一件一件发生以后,他就会想起来,在那个梦里,有鬼有怪,还有又冷又黑的深渊。

x

Scully推门走进Mulder的临时办公室,这是X档案在地下室的办公室被烧毁以后,暂时分配的地方。这房间又小又暗,加上没什么人气,显得很是阴暗。

Skinner答应说会给调一间好一点的办公室,但是官僚机构内的协调效率这次慢的出奇,于是这事儿就一直放着没办。Dana知道,Mulder大部分时间都不在这儿,常常跑出去办案,只要收发信件,或者打一些没法在手机上的打的电话时,才窝回这里来。

所以,Scully没能在Mulder的桌前也在意料之内。他肯定也跟歌剧院的幽灵似的不知道游荡在楼里的什么地方呢。现在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,Scully也埋首在成堆的文件和官僚机构互相扯皮的电话中好几个小时了,着实是头晕脑涨。

Scully走进办公室,注意到Mulder的电话答录机上的信号灯闪个不停。她在桌前坐下,拿起听筒,还没反应过来,就发现自己已经自动把答录机的秘密打进去了。

电脑合声地声音告诉听众说语音信箱已经录慢了。就像以前无数次做过的一样,她准备把这些留言都听一遍,一般来说,如果自己有好几天没时间查留言,Mulder也会这样帮她查的。就在这个时候,电话响了。

“Mulder吗?”电话那边是个熟悉的声音。

“Byers?我是Scully,”她应道。

“Scully探员!Mulder在吗?”

“没在。我刚进来电话就响了。他的语音信箱满了。”

“Scully探员,你今天见到过你搭档吗?或者接到过他的电话吗?”Byers继续问。

“没有啊。昨天开始我就没跟他讲过话了。”

“那你知不知道他今天到底有没有来上班呢?”

Scully听到门外有动静:“等一下Byers,有人在外面,可能是……”正说着,门开了。

Walter Skinner助局走了进来,他的眼睛落在Scully身上,里面写着疑问。

“不是Mulder。我也不知道他来不来上班,不过给你问问。”Scully夹着电话,看着Skinner。

“没。他既没来上班也没打过电话。”Skinner回答了她眼睛里的那个问题。

Scully突然觉得有些担心,她对着话筒那边说:“Byers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“不算是,Scully探员。Mulder本来昨天和Frohike有个约,可是他没来。再打电话也找不到他,Frohike有点担心,现在我们也开始不安了。”

“我也会跟他联系看看的,要是有什么结果再给你打电话。你们也知道我的电话吧?”Scully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和平时一样,但她的心情和刚刚进门时比起来,可是大大的不一样了。

Byers应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。Scully抬起头,看到Skinner也在看着她。

“我是下来找你的,本来想问问你有没有Mulder的消息,刚刚那个电话算是解答了我这个疑问了。”停顿了片刻,他继续说:“刚才Diana Fowley给我的语音信箱留了言,有点奇怪。她还在医院里养伤,也许是打了药她不太清醒吧。可她留言里坚持称有不幸的预感。要问问Mulder是不是出什么事了,她非常担心。”

Scully的眉毛挑得老高。“Mulder昨晚放了Frohike的鸽子,Lone Gunmen的其他两个人一整天都没能联系上他。”

“这倒也不是Mulder第一次玩儿失踪了。”Skinner若有所思,好像没怎么当回事。

“长官,你要弄清楚,Mulder可是从来不休假的人,最多也就是跑跑案子,但是总会留言告诉别人自己的去向。就我所知,Mulder前几天正忙着局里的事。上次和他打电话的时候,他也没说自己要去办什么事。”

“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呢?”Skinner又问。

Scully耸了耸肩:“他只剩下母亲一个家人了。可是也已经几个月没说话了。我刚刚在查Mulder的留言,其中也有她的。听听看吧?”

Skinner点点头。Scully把注意力转回到Mulder的电话录音上。她注意到里面有3条是来自Frohike,都是昨天晚上发的,然后是Byers和Langly的,是在今天白天不同的时间段打过来的。Scully发现,Diana Fowley也留了一条简短的口讯。把这些都倒过去,她开始听刚刚提到的那两条最早的留言,都是来自Mulder太太的,留言时间是凌晨时分。她按下收听键、放下话筒、点亮免提。

“Fox……刚刚发生了件怪事——你一上班就给我打电话吧。我打到你的公寓,没人听。打电话给我,儿子,我要听听你的声音,给我打电话,我在家。”Dana又调出另外一条同样来自她的留言,时间是中午。“Fox,你一直没打电话来。你到底在哪儿?请尽快和我联系。昨天晚上,我收到了奇怪的消息——说你需要帮助。我还是你的母亲,Fox,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我,都给我打个电话吧,我要知道你平安!”

Dana抬起头来看看Skinner。副局皱着眉头:“看来他也没回家。Scully探员,你最后一次和Mulder探员联系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“昨天下午。就聊了几句。过去几个星期,他都没怎么跟我说话。上次听证会结束以后,就我是不是还继续留在X档案这个问题上,我们一直在闹别扭。Mulder看来有别的想法,可是就是不和我谈。我不敢肯定这跟他失踪有没有关系,不过也不应该因为这事儿就跟所有人都不打招呼就走吧。”

Skinner点点头:“你说的对,Mulder有很多敌人。你刚刚没事……X档案就关闭了,他——”

“长官,我能走了吗?我想去Mulder住的公寓看看。”Dana的声音里不光有不安和对搭档的担心。

Skinner点点头。“走吧,我也要准备准备,找张失踪探员报告表,当然,如果你发现什么,马上联系我。”

Scully站起身来,准备离开。就在她和Skinner擦身而过之际,他拉住了她的胳膊。Dana站住了,抬起头来看他。

“你的直觉如何,Dana?你最了解Mulder的。”

Scully低下头,眼睛盯着地板,其实,自打她一走进这间办公室里,就觉得心头一直压抑。最初,她没当回事,将这一切都亏疚于昨晚那个恶梦,虽然起床的时候已经记不得具体内容,但感觉依然在脑海里徘徊不去。现在想想,也许这一切都是相关的,也许那个梦正是一种预示,在告诉她Mulder出事了,可她却没当回事,把时间都浪费在说服自己潜意识的感觉与现实无关上了。

“我知道这不是他的作风,长官。我有点不安。”

Skinner点点头,示意她可以走了。

Scully的脚踏上走廊的时候,就已经加快了脚步。她几乎是跑出了大楼,没出五分钟就已经行驶在去Mulder公寓的路上了。

x
End Cursum Perficio (Part 02 of 58)

From: Laadolf@aol.com

Cursum Perficio (03 of 58)
by LAAdolf

Mulder再次睁开眼,面前是蓝色的一线天,自己的认知世界里全是各种各样的痛。意识夹带着恶心和呼吸困难降临。他先是做了几次深呼吸,然后又开始活动全身,仔细体会着每一块肌肉,还好,他依然是可以移动,但每动一下,身体都会像针扎一样疼。

他忽然意识到,自己恐怕要死在这儿了。哦不,他不怕死,与死神面对面的接触对他来说已经是常事了。可是在那些时候,毕竟那死亡是值得的,至少是他是死在追寻伟大真相的荆途中。可现在呢——像个菜鸟似的被袭,又如同垃圾一样的被丢弃。他只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死,可是,他不知道。

在阳光的帮助下,Mulder总算看清了自己所在何地,这是电梯的天井。他曾经感觉到的坠落的目的地,就是现在躺着的这块电梯梯厢的顶端,看上去这是——或曾经是——一个大货梯。

“救命——有人吗?救救我!”Mulder已经几个小时没有说过话了,自己的声音听在耳朵里有些奇怪,音调很低很微弱。但他知道,声音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了,凭他自己的力量是无论如何出不去的。

“救救我!!”Mulder把仅存的力量都用上了,音量终于提高了一些,呼救顺着天井向上升着,撞击到内壁的音波弹回来,让他的脑子嗡嗡作响。

他知道希望很渺茫。这建设不知道在什么地方,看看电梯的情况,应该已经被废弃很久了,很有可能这是幢危楼,哪怕他有足够的力气喊得再大声,也不一定会有人听得到。但是,这是他唯一的活路,别无他法。

x

华盛顿警局的探员弯下腰,仔细观察着倒在巷子里的这具尸体:“看起来是近距离射,脸都差不多打没了。验尸官过来了没有?”他一脸厌恶的问。

最先赶到犯罪现场的警察点了点头说:“路上塞车,他应该快到了。你看这尸体放这儿多久了?”

“没多长时间,最多也就是从今天凌晨到现在。等验尸官来了才能得到准备的死亡时间。所以现在我们只能等了。”

警察点点头,突然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,他侧过头努力听着什么。探长看出他的变化,转过头看向他。

“怎么了?”他忍不住问道。

警察只是耸耸肩,又摇了摇头:“我觉得刚才好像听到有人在喊救命。不过就一声。也许是我神经过敏。跟你说吧,当了这么多年警察,我对着死尸还是不自在,每次都觉得汗毛倒竖。有一回我还幻听到自己母亲的声音,可她已经死了十年了。”

探长点了点头:“是啊,当时间再长也没用。你有烟没有?”

x

Scully关掉Mulder的电脑,靠在椅子上,她什么都没查到。公寓里、电脑里、还有电子邮件,都没有什么线索。一进门的时候,她就已经查看了Mulder的行李,什么也没少,就连刮胡刀也放在卫生间没动过。他的眼镜和手机都放在咖啡桌上,就像是他随手一搁的样子。星期六的邮件堆在一旁,里面除了帐单就是几封销售的小册子,没什么特别的。

Scully站起身来到沙发旁边,一条毯子整齐的叠着放在沙发的一端,她伸出手抚摸着柔软的织物。随着她仔细的查看,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强烈,正是由于Mulder公寓里过于平常的状态,才让他失踪这件事变得愈加不祥起来。本来,她以为会在公寓里看到一片狼籍,或者至少有搏斗过的痕迹。但房间里的一切都显示,他就像是出了趟门,随时会回来似的。但事实上,他并没有回家,也没有去上班,现在谁也联系不上他了。Scully有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。

有人敲门,Dana起身来到大门前,一只手小心的握住枪柄,另一只手打开门。

Byers、Langly和Frohike站的门外,看到Scully,三个人的表情愈发严肃起来。她向后退了一步,把三人让进Mulder的公寓。

“你发现什么了吗?”Byers问她。这句话基本是出于礼貌,他没指望事情有什么正面的进展。

Scully摇摇头:“这里一切如常,就好像他只是随便出个门似的。”

“我们一直在监听警方的线路,还通过电脑查看了医院的入院登记,”Langly说到这儿,Scully才想到要看入院登记是需要侵入医院的网络系统才能办到的事,不过即使当事者没提,她也就不说话了。“唯一有可能的线索是在Casey酒吧附近找到了一具尸体,枪伤、脸基本上被轰掉了,身上也没带证件,不过有可能是——Mulder。”

Frohike看着她:“Skinner说你在这儿,所以我们在去停尸间的路上绕了一下过来找你,”他的声音逐渐弱了下去,因为此时有个念头跳了出来,也许她想自己去……

Scully觉得自己的心跳的非常快,她知道这三个人出现在面前,要陪她前去认尸,只能说明一件事,那就是查到的尸体描述和Mulder非常相近。

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?五年的搭档生活,难道就要以太平间认尸画上句号吗?难道他们两人之间那些说过未说过的感觉就这样完了吗?难道……最后那一场争执再也无法弥合了吗?

“我和你们一起去,”Scully坚持着自己勇敢的声音,掩饰心中强烈的恐惧感。可是她的坚强无法瞒过面前的三个人。在锁上门,向医院出发的时候,三人围绕在她身边,希望自己的存在能化作支撑她的力量。

x

Mulder的眼睛再将睁开来。这次外面又是漆黑一片,但是却感觉非常热。他伸出手摸摸额头,血已经干了,额头却热的发烫,满是汗珠。

“发烧了……”他喃喃的念了一句。几个小时——或者不止几个小时?——以前,他呼救到最后一丝精力也用尽了,终于又晕了过去,当时还模糊的希望有人会来救他,但心里某个地方却告诉自己说不可能。现在醒过来了,毫无疑问,他还在这儿,刚才的努力全白费了。这地方要么就是太偏僻,没人听得到;要么就是太热闹,他的声音太微弱了。

Mulder不生气,他不怨天尤人,他才不想把精力浪费在这个上面。他只是等着,等着情况出现变化——很快了,就快了,如果再晕过去,就会是最后一次了。

死亡本身并不可怕,他不怕死。他曾经死过。但是,死在这里实在让他有些不甘,这里如此孤独,如此寂寞,他还有未敬的事情,还有来不及告别的人。

Mulder陷入这个困境以后,一直没敢多想Scully。他知道自己的突然失踪,给Scully的打击最大,而且终将成为她后半生的一大遗憾。她是这世上唯一几个会为他的消失而真正伤心的人。何况他们两个人之间还有那么多未明确的事、未说出口的表达……

他知道对于前段时间她的命悬一线,自己自责很深,并且从来没停止过。那张他在南极冰面醒过来时出现在眼前的苍白容颜,一直在他的梦里时隐时现。当他发现,就连在工作中见到她,都能让他觉得心疼时,他选择了逃避,离开她,把她和自己的世界隔的远远的,保护她——也保护自己。

在听证会结束以后,Scully不顾Mulder的反对,拿回了自己的辞职信。 Mulder明白,事情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了,可是Scully不信,他的劝告都是徒劳的。

Scully是他最大的勇气、最珍贵的宝贝,却也是他最大的弱点。他非常想继续自己穷其一生都要走的路,不在乎自己的生命或者名誉。这是他的性格。但是,他从没想过要让她涉险,尤其是现在。如果再继续并肩作战,她的生命将随时受到威胁。

在想清楚这些以后,他突然明白了,其实这就是最好的结局。对于他的突然失踪,Scully会难过、会愤怒,会受到长时间的调查,最后,会伤心欲绝。但当这一切都结束了以后,她便自由了——她的事业、她的生活会继续下去,她曾与“怪人”Mulder搭档的污点会被淡忘。她会找到一个爱她、可以与她在一起的男人,拥有一个幸福的未来一个圆满的家——这都是她该得的。Mulder慢慢闭上双眼,脑海中勾勒出她的样子。

“再见了Dana,”他喃喃的道别,任由黑暗再次将他拉入不可知的深渊。

x

Scully靠在太平间走廊冰凉的墙上,腿还在微微发抖。这是如释重负后的反应。虽然尸体的脸都被打的看不出来了,但她仍是一眼就认出这个人不是Mulder。虽然肤色和体格都差不多,但相似之处也就仅此而已。她刚刚已经要求提取指纹,但愿能在NCIC的数据库上查出这个人的身份来。不过,隔壁那具僵硬的尸体虽然不是她的搭档,但这起谋杀和Mulder的失踪说不定有关联。

“我们接下来怎么做?”Byers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Scully抬头看看他,又看看Frohike。“Mulder不是开车去的酒吧,那他是怎么去的?”

“我今天打听到有一个出租车司机曾经载过一名很像Mulder的人,就停在离酒吧一个街区的拐弯处。可是……Mulder没能走到酒吧。”

“那我们就从那个拐弯处开始查起吧,”Scully决定了。

“外面已经天黑了。”Byers说。

“Mulder正好是这个时候到的巷口,”Langly回应道:“如果我们想重组犯罪现场,就要创造同样的条件。要是需要的话,天亮了可以再去一趟,但是,现在已经不能再浪费时间了。”

“Mulder恐怕已经没什么时间了,”Dana Scully想到这儿不由得一阵抖,她手臂环绕,抱着自己的身体,带着三个人踏入夜色之中。

x

这个人坐在黑暗里,烟头一亮一亮的,有烟雾升腾起来。旁边放着的酒碰都没碰。

突然,电话铃声大作,他拿起听筒。

“我儿子!调查局刚刚通知我说他失踪了,”电话那边的女人声音里充满着愤怒和指责。“你把他怎么了?”

“Teena,”他马上听出了这个声音。

“别想否认。你一说谎我就听得出来。不管你怎么藏,现在我要知道真相。”

“Teena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”这就是他的回答。“Fox失踪了?我可以向你保证,我和我的人都与他的失踪无关。很多年前我就向你保证过了,我不会伤害你儿子的。”

“这个保证你早就失信了,”Mulder的母亲语气厌恶。“如果这是你做的,我一定要你好看。”

“Teena,我——”

没等他说话,电话便挂断了。吸烟人叼着手里的烟,狠狠的嘬了一口。他放下听筒,握住杯子。

这次,他确实说的是实话。Fox Mulder的失踪与他无关。辛迪加最近没有任何动作,他们在等着看重开X档案会带来什么影响。再说,现在还有许多其他的事需要处理,他自己都分身乏术。

他喝了一口酒,辛辣的感觉烧灼着冲下喉咙。那么,Fox Mulder真失踪了,也许死了。好吧,也许算是他时来运转了。

x

“司机说Mulder就是在这儿下的车。”Frohike指着下个街区的街口说,现在他们站的位置已经能看到Casey酒吧了。Scully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情况,脑子里正在快速分析着。酒吧附近全是古董店或者书屋,当Mulder那天下车的时候,肯定也和现在的情况一样,那些店铺早就关了门,也就是说,目击者是很难找到了。Dana向酒吧的方向走过去,the Lone Gunmen跟在后面。

她来到酒吧旁边的小巷口,大概离酒吧的大门有20码远。“要是有人知道他要来,就可以在这里等。”

“这是偷袭的好地方,隐蔽,又有看清路上的情况,”Frohike跟着Scully走进小巷。Scully打开手电筒,强光唱亮了地上的散乱的杂物。

几分钟以后,Scully蹲下身子,仔细看着什么,那好像被人随意丢弃的一段铁管。她戴上手套,拿出一个证物袋,把铁管拿在手里。在它的一端有些黑色的痕迹,根据多年的经验,她知道这是干了以后的血液的颜色。

“在这儿地方要是给人一顿好打,也没人发现的了,”她轻轻的自言自语,把烟斗装进证物袋里。她掏出手机,拨通Skinner的私人号码。现在是通知官方的时候了,有证据可用,可以立案调查了。

x
End Cursum Perficio (03 of 58)

From: Laadolf@aol.com

Cursum Perficio (04 of 58)
by LAAdolf

Mulder的梦里全是肢离破碎的片段。他辗转难眠,却躺不开挥过来的利爪和狞笑的尖牙,在恶梦里,他被不知道什么东西追逐。

在折磨中,他突然感到一阵清爽的冰凉感贴上了他的额头。他努力清醒过来,像个溺水者一般挣扎着浮出水面。

红色的头发、苍白的脸。“S—Scully?”他努力想看清面前的人。

“是的,”那个影子笑起来如此悲哀。“不过我不是Dana。你要坚持住啊,Fox。”

Mulder眨了眨眼睛,面前的人慢慢清楚了,这是Melissa Scully,搭档的姐姐,那个被误杀的红发女子。虽然他想过有死后世界的可能性,但这次,他仍认定是高烧和长期埋藏在心里的自责感在作祟。

“不要放弃啊,Fox。千万不要。你不能这样就离开她。”Melissa的声音响了起来,仿如一股清泉流遍他的全身。“她需要你。”

“不—不需要我……我会害死她……”Mulder回击着,他不要这样的安慰,他应该受折磨,他活该。“我的错,病毒也好,癌症也好……问问你哥,都是我的错。”

“我哥是个倔强的蠢蛋,一直都是,”Melissa柔声说着,她把虚无飘渺的手放在他滚烫的额头上。“谁能知道那些话比刀子还伤人呢。没有什么是你的错。如果没有你,她已经死了。记住。”

“不……”Mulder用尽力气躲开她清爽的手掌,再次陷入昏迷之中。

x

“Scully,回家去吧。我们已经派人开始调查了。要是有所发现马上通知你。”

“实验室——血迹的化验结果出来了吗?”Scully揉了揉发痛的额头,好像没听见那句“回家”似的。她已经这个样子在巷子里搜寻了几个钟头了,就是不肯停下来。

Skinner看着她,Scully眼下的阴影让他有点不安。她担心忧虑的样子显得非常脆弱,但眼睛中的那团火却显示了她的决心。“结果出来了。是Mulder的血型。NCIC的数据库里也查到那具尸体的身份。是个职业杀手。他的犯罪记录有一里那么长,我们和国际刑警都在抓他。要说袭警,他确实做的出来。”

“我不会离开的,”Scully坚持着。

“你留在这儿也帮不是Mulder什么忙。休息休息吧,后面的调查你还有得忙呢,”Skinner关心的扶着她的肩膀。“天都快亮了。睡一会儿吧。”

Scully沉思了半天。她明白,Skinner是要她做好心理准备,他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:Mulder死了,这些探员地毯式的搜查,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找回一具尸体。而她自己在理智上也确实是如此认为的,过去五年里,那股黑暗势力已经多次将他们陷入到亡命的陷阱里,这次,他们成功了。如果找到尸体,对她也不过是个警告,要她忘掉一切,作回一名模范探员,全身心的投入到切合实际的调查中去,不要再与权威作对。

“那我走了。要是找我的话,我在Mulder的公寓,”Scully突然改变了主意,然后迈开步子向自己的汽车走过去。

“Scully,”Skinner叫住她。

Dana站在原地,回过头看她的上司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Dana Scully点点头,继续向前走。

而她身体里的另外一部分,不是理智,不是情感,而是更本能的一部分,那个被她一直忽略的部分,却在小声的、努力的、顽强的让她相信,Mulder还没死。所以,她要一个人待一会儿,因为只有自己才会是那个能找到他的人。

x

Frohike等在Mulder的公寓外面。他和Byers、Langly赶回Mulder的公寓,搜查了整个公寓,检查有没有窃听器。事情办完了,就留下了他一个人。

“有什么进展吗Scully探员?”他站在Mulder门外问。

“铁管上的血迹和Mulder的血型相同。发现的那具尸体的身份是名职业杀手,他的作案手法符合Mulder的失踪。Skinner保证说,如果发现了——什么就通知我。”

Frohike听了这话好像一下子泄了气似的。“我觉得应该能阻止这件事似的。”

“别怪你自己。这事儿谁也料想不到。倒是你一开始就发现他的失踪有问题了。如果他能获救,那都得归功于你,”Scully安慰道。“对了,在公寓里面有什么发现吗?”

Frohike点点头,递过去一个小玻璃瓶,里面放着一枚窃听器。“现在已经关闭了。我们一直跟Mulder说应该加强这里的安全保护,看来来不及了,这东西应该是上次查过这里以后再安上的。他们一定一早就计划好了——从Mulder上了出租车就一直跟着。”

Scully伸出手,扶着Frohike的肩膀:“你是个好朋友。要进来坐一下吗?”

Frohike摇摇头。“我该回去了。准备一会儿去酒吧附近再转转,把四周看清楚些,至少我还能为Mulder出一份力。”

Scully点点头,看着他往外走,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转角了,才进了屋。

她径直走到沙发前,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,Mulder过去就是用这窗玻璃联系那个神秘人的。Dana摊倒在沙发上,突然觉得很累。她闭上眼睛,做了几个深呼吸。

Mulder的存在感好像就围绕着她,她甚至觉得如果自己就坐在这里努力的想啊想的,就能让Mulder凭空出现了。她知道二人的关系是独一无二的。她与Mulder之间有着微妙的联系,哪怕是最开始合作的时候,就已经能达到多年相处的默契,虽然二人的世界观如此不同,却是让对方完整的另一半。不管对方说什么想什么,另一个人马上就能明白。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,如果Mulder想的不错,那她就应该有办法感应到他,知道他在哪儿,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想着想着,Dana逐渐合上了双眼,疲惫让她失去了意识,蜷着身子,坠入梦境之中。

“你已经非常接近了Dana,非常近了。”Dana听到的这个声音并不是Mulder的,但是这声音好熟悉呀。

“Missy?”Dana看看四周——只有一片黑暗。

“他没多少时间了,Dana,”声音又响了起来,说不准是哪里,又好像到处都是。“你要抓紧啊。”

“他在哪儿,Missy?我们一直在找他。”

“今晚你已经很近了。记住你的梦。”

Dana记的啊。在梦里她一直一直往下掉,最后落入一片黑暗之中。这只是一个梦,是一个曾经做过的梦。但在那些梦里,她都能在最后一刻展开翅膀,飞离危险。

可这次,这梦的结局是不一样的。她好像不是自己,无论她怎么挥动手臂,都无法阻止下落的结局,那深渊里黑暗的恶魔好像在发出狞笑,迎了上来,将她撞成千片万片。

x


雪化了,变成了泪。
泪被温暖的风吹干了,雪就变成了春天。
[5 楼] | Posted: 2006-05-13 08:32 顶端
annagao




该用户目前不在线
级别: 档案管理员
精华: 0
发帖: 715
威望: 2031
财富: 1198
支持: 2
注册时间:2002-07-28
最后登录:2010-07-13
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



x

Mulder努力睁开眼睛,就这样一点点小事,都差不多花光了他的力气,所以他整个脑袋里还是朦朦胧胧的。

“说真的,Mulder先生,这次你可摔得够惨的。”他曾经的秘密联系人X先生,黑色的剪影正在他面前飘着。

又是幻觉。要是没这些死了的人老在面前跟他说话,他还能死的舒服一点儿。

“真……真有意思……别忘了你是死人了……哦还死在我家门口。房主可……气坏了……那血别提多难洗了。”Mulder的声音很沙哑,他觉得喉咙里像着了火,非常的渴。

“嗯,你的幽默感倒还没死,”X先生说。“不错。”

“别逗了……你那风衣里有没有水喝……”Mulder问,他努力不晕过去……

“不,Mulder先生。恐怕我这儿没你能喝的。也不能像以前一样,打你从这儿救出去。”

“那,你干嘛来了?”Mulder念叨着,他的精神越来越难集中了。“如果你……是来指引我……过去的……那我还是等下一班吧。”

X笑了几声,那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。“其实,Mulder先生,我是来表达对你的失望之情的。你离自己追寻的真相已经非常近了。我不明白为什么你现在决定放弃。我以为你比这能耐呢。”

“不是我……把自己扔下来的……”Mulder争辩道,“而且我也站不起来,离不开这儿。我试过了。”

“你不是那种可怜自己的人呀,Mulder先生。”X答道。

“还有别的什么……办法吗?”

“你还有一条出路,Mulder先生。你觉得活下去比死了还可怕。你这种幸存者心里特有的罪恶感一直包围着你。用你的办法,对命运反击啊。”

Mulder忽然发现死后的世界可能没那么美妙——如果照X说的——除了时间不同以外,死后所面对的麻烦不会比活着的时候少多少。他颤微微的低吼了一句:“滚蛋。”

“活下去,Mulder先生。否则,所有因为你活着而死了或受苦的人的努力都白搭了。”

Mulder沉重的眼皮终于支撑不住了,在昏过去以前,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但愿再睁开眼的时候,只有自己一个人,不用再面对从死境发过来的长篇大论了。

x

Scully慢慢醒了过来,不知为什么,突然觉得心中一阵阵发紧。她挣扎着坐起来,起初都没弄清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。慢慢的,这两天发生的事才逐渐回到她脑海里:她一早回到了Mulder的公寓,一定是睡着了。

还有那个梦。

Scully抬起手看看表。几乎都到中午了。就在她睡着的时候,时间无情的大步向前迈着——而Mulder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。

那个梦。她记得自己一直往下掉,梦到自己不是自己。难道她几天前便与Mulder有了莫名的感应,却一直没有意识到吗?难道不是她由于自己的傲慢,一直将这份怪异的感觉抛诸脑后,所以才从来弄不明白吗?

Dana站了起来。她记得自己在车里放了一套休闲服,她决定先冲个澡,清爽清爽,兴许也能让自己的头脑更冷静一些。然后,她要换衣服,出门,回到Casey酒吧附近的案发现场。这几天他们都找错地方了。不是在路上,而是要登到高处向下找。

x

Dana来到现场的时候,Skinner也在那儿,他听到脚步声,抬起头看她。Skinner换了件衣服,这至少说明他也回过家了。

“我们找的地方不对,长官,”Dana来到Skinner旁边站住,说道。

“这不是他失踪的地方吗?”Skinner问。

“不,是,我是说——是在这附近,但是搜寻的角度不对。我有一种——感觉,不管Mulder现在在哪儿,都是个不容易到的地方。我们能找来这座楼的建筑图吗?我想知道楼里结构。比如楼梯井、天井还有天梯——特别已经好久废弃不用的。”

一头乱蓬蓬的金发从旁边的车里钻了出来,是Langly,他冲二人喊了一句:“已经在查了,Scully探员,这附近有很多座建筑已经有挺长时间的历史了。我们已经找相关部分要了建筑计划和蓝图,纸版的马上就送来,Frohike在下载电子版。”

Langly又钻回车里,Scully也跟着他迈上了车。Frohike正俯身在一台电脑前,屏幕上显示着下载进度,在等待的时候,他就把已经下载好的分门别类打印出来。他简单的跟Scully打了个招呼,又忙了起来。

Scully从Byers手里接过一大摞纸张,点了点头,Byers解释道:“这附近的大楼有好几种不同的建筑结构。这里的整个街区都被改造成了一片大型购物中心。外面和内部装修都保留了19世纪的风格,楼里有作装饰用的店铺和人造井——”

Scully抓起几份图纸开始仔细研究起来,她的全部精力都放在面前的东西上,直到Skinner开口说话的时候,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自己身来了。

“我已经集结了队伍,随时准备对指定地点进行搜索,Scully探员。如果他就在那儿,我们一定能找到他。”

Scully点点头:“很好。不过我们不能只关注一座楼,我要每座楼都有人检查,查过一遍的就重新再查。我知道他就在这儿。”

x

Mulder再次睁开了双眼。有微光照亮了他的“笼子”,上面那道缝外又透过蓝色的光。自己在这儿困了有多久了?是几个小时还是几天呢?他不知道,脑子昏沉沉的。只记得他刚才一直在幻视。至少现在没有了,这是好现象吧。

他还记得前几次自己差点死掉的经历。那些时候死得都挺痛快,没人会像猫捉耗子一样,折磨够了才要他的命。

不过,他又觉得这都是他活该。Dana得癌症的时候,生命也是像这样在不断的折磨中一点点流逝的。看起来,那些在真相这个祭坛上死去的人都注定要受折磨,他也不能例外。虽然凭自己这一命还无法偿还他心中的罪恶感,但有所还总还是好吧。

Mulder慢慢合上眼。在他的上面,那条透着蓝光的缝隙外不知突然站上了什么人,光被挡住了,可惜他已经看不到了。

x

End Cursum Perficio (04 of 58)

TBC


雪化了,变成了泪。
泪被温暖的风吹干了,雪就变成了春天。
[6 楼] | Posted: 2006-05-13 13:54 顶端
夕颜


该用户目前不在线
级别: 见习探员
精华: 2
发帖: 275
威望: 67
财富: 573
支持: 0
注册时间:2005-05-31
最后登录:2010-07-31
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



annagao姐姐终于又开始翻了,嗯,这篇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,

人生若只如初见,

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
等闲变却故人心,

却道故人心易变。
[7 楼] | Posted: 2006-05-13 14:24 顶端
咦-蚊子


头衔: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躲在scully衣领里的蚊子
该用户目前不在线
级别: 资深探员
精华: 4
发帖: 1261
威望: 574
财富: 1179
支持: 7
注册时间:2004-03-31
最后登录:2016-09-09
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



小吸血鬼spooky----第一次踩到地雷就是在她的网站上。
糕,我会搬张躺椅慢慢等下面的,同时默念:两百遍啊,两百遍…………



[8 楼] | Posted: 2006-05-13 16:25 顶端
annagao




该用户目前不在线
级别: 档案管理员
精华: 0
发帖: 715
威望: 2031
财富: 1198
支持: 2
注册时间:2002-07-28
最后登录:2010-07-13
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



From: Laadolf@aol.com

Cursum Perficio (05 of 58)
by LAAdolf

Scully站在三楼的楼顶,这里的底层就是Casey酒吧。她沿着天台的边走着,时不时的越过栅栏向下看。这所小楼旁边没有园子,也没有太高的建筑物。图纸上显示,在这座楼的中心曾有一个电梯,很久以前坏掉了,没有修理就废弃不用了。Scully掉转身子,来到被封住的电梯门前,上面挂着锁,锁并没有被破坏的痕迹。

她掉起头,惊讶的看到Langly正趴在电梯上面一点的一个小平台上,从这个角度看不出那是个什么屋子,只能看到Langly趴在边缘向下看。

“这儿有天窗,Scully探员。”

“能看得到电梯的天井里吗?”Scully问,她觉得有个什么念头就藏在脑子里,动了动,却抓不太住。

“能看得到——里面太黑了,你有手电筒吗?”

Scully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手电递过去:“看得到什么?”

Langly沉默了一分钟左右的时候,然后说:“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电梯井。再深点看不到,不过好像没什么特别的。”

“电梯的门是锁住的。没有撬过的痕迹,看样子最近也没修理过,”Dana盯着铁门和上面挂着的锁,皱着眉头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“那我们继续找,是不?”Langly从高台上跳下来问。

“没错。我们每层都检查一下,确认是不是所有的电梯门都是锁着的。然后,恐怕要继续查旁边那幢楼直到有发现为止,”Scully歪着头,好像在听什么声音——也许是内心本能发出的冥冥之声吧,她甩了甩头,跟着Langly下楼。

x

二人走出大门的时候,看到Frohike站在外面等他们。

“所有的电梯门都用挂锁锁上了——没有撬过的痕迹。酒吧的人说只有房主才有门上的钥匙,可他不在。”

“Byers那边的购物大厦查的怎么样了?”Scully问。Byers手里拿着电话,跟在Skinner后面,负责向Scully这边报告搜索进展。

“刚刚和他通了话。搜索行动差不多过半了,可惜什么线索都没有。”Frohike不无遗憾的说。

Scully出神地看着Frohike。Mulder总说,Frohike的神情,总像是世上人都欠了他钱似的,郁闷个没完没了,不过对Mulder来说,忠心的朋友和支持者这个角色,除了Frohike,别人都不够格。

她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。“我们去下一座楼搜查,会找到的。”

Frohike努力挤出个笑容,二人一起向旁边那座大楼走去。

x

“我注意到Fox Mulder探员已经被正式宣布失踪了。虽然对我们来说,这可能是一次意外的好处,但也请大家注意,这件事与辛迪加无关。”

癌人站在房间中间的位置,看着围拢在四边的手下。晨光从他身后的窗子照进来,模模糊糊的将他勾勒成阴气沉沉的剪影。

“任何与这次不幸事件有相关的人员,都属于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擅自行动,如果被我们发现了,将会受到严惩。”他懒散的声音里面,透着恶狠狠的调调,浓稠的挥散不去。

“希望我的意思大家都听明白了,”癌人说完了话,开始用眼神扫过身边的每一个人。最后,他的眼睛落到人群旁边一个单独站着的家伙身上。那消瘦的身形,投射出冷漠的视线。

“是的,长官,”这是他简短的回应。

x

Mulder听到了些说话声——不是早些时候听到的那种死人的说话声。那是活人的声音。为什么?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知道,但他心里是明白的。声音从顶上传过来,好像在召唤着谁;不想再这样孤单了,Mulder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向上升。

他以前怎么不能这样呀?这多简单;只要心里想想就成了。

怪事……前几次醒过来的时候,他混身都疼。现在都不疼了,好像自己根本没有重量似的,只感觉平和、满足。他飘了起来,终于自由了……

不知道为什么他低头看了下面,也许是想看看那个曾经关了他那么久的牢房到底是什么样吧。这时,他看到了——自己。

他发现自己一点都不觉得奇怪,底下躺着的如果是自己的话,现在飘着的又是谁呢?他答不出来,但也不担心。那个瘫在电梯天井底下的Mulder一动不动的,也许是雕出来的吧。

这肯定又是幻觉——现在死人倒是不在眼前出现了,又变成看到自己。他一下子没了兴趣,不再低头研究那个躺着的家伙,只是抬起头,继续寻找那个招唤他的声音。

他忽然发现自己一下子跑到间酒吧里去了。哦,原来自己在这儿——其实昏迷了半天,他自己也不太确定是怎么回事,自己是被别人扔下来的吗?酒吧里全是人,看来时间是晚上。

熟悉的声音把他引到酒吧里面。他曾经在这儿和深喉碰过几次面,不过那个时候,酒吧没这么热闹。

“Skinner说,如果明天中午还找不到线索的话,搜索工作就要叫停了。”这是Frohike的声音,是他的好朋友Frohike。Mulder凑过去点儿,他是被熟悉的声音吸引的,就像飞蛾抗拒不了火焰的光明和温暖。

“Scully知道了吗?”Byers,这是他的声音,Mulder面前确实坐着的就是这三剑客,他满眼欣喜。这是他的朋友们。

Frohike摇摇头。“没有。至少我觉得还没跟她说。他说想亲自告诉她。也许现在正说呢。”

“我们很快就会知道的。她说在这儿等她,”Langly想了想,说:“她不会喜欢这个决定的。”

“这到底是谁下的命令?Skinner不是这样的人,我觉得要是他能做到,肯定会要求搜索行动继续的,过去的三天,他没比谁少担心。”Byers念叨着。

Mulder现在已经非常近了,他听着这些熟悉的声音,心里没来由得高兴。他甚至觉得伸伸手就能碰到他们似的。

可就在他伸出手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另外一个人的出现,那是他无论穿越何种时空和空间都能够感受到的,唯一的一个人。

转过身,他看到她了。

Scully.

孤枪枪全站了起来,看着Scully走过来。从她脸上的表情不难看出,和Skinner的谈话不太好。

Mulder注意到,她生气的样子非常漂亮。睫毛下的双眼仿佛冒着火,涨红的脸庞仿佛闪着光。

“他要叫停搜索行动,”Scully 气坏了。“我们的时间就到明天中午为止,过后就没机会了。”

Mulder不知道,是什么搜索行动这么重要,叫停一事能把搭档气成这样。

“他说原因了吗?”Byers问。Scully在长椅上坐下,Frohike向旁边挪了挪,给她空出位置。

“线索不足。除了那根管子以外,找不到证据证明Mulder的失踪与犯罪活动有关。显然,高层的那些家伙,觉得我们浪费太多人力物力了,我们才找了三天。”

Scully在找他?!

“他们认为他已经死了,不肯花这么多人找一具尸体,”Langly说。

Scully点点头,她再也无法继续保持冷静了,眼泪涌了上来,她低着头,双手放在桌面上,紧紧握在一起。

“是的,”她喉咙有些沙哑,怒气和痛苦同时堵在胸口,让她一时难以平复自己的情绪。

Mulder凑过去,这不应该呀,她不用这么生气。他很好,真的,不用担心。他希望能找到和他交流的办法,让她知道自己一切都好;所有的事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的。

“我不会停下来的,”Frohike说。“如果是我们中的哪个失踪了,Mulder也不会放弃的;所以我也不放弃。”

Scully最清楚,过去这些岁月里Mulder是如何的锲而不舍,她笑了笑,但这笑容只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,便被坚定的决心代替了。

“我也是这么对Skinner说的。我还说,如果他要劝我放弃,我当时就辞职不干。如果我要用剩下的生命,弄明白Mulder出了什么事,我也会这么做。让调查局见鬼去吧。”

“我们也是,Scully探员,我们和你在一起,”Byers的眼睛从Scully看到身边的两个同伴,每个人都坚定的点了点头。

Scully看着他们三人,感激之情溢于言表,眼中的泪水险些脱眶而出。

Mulder觉得非常不可思议。他抬起一只手,却感觉不到身体的重量,他伸出手去,想去触碰那张充满自己所缺失的生命和温暖脸庞。轻轻的,他用手背抚摸过Scully的脸颊。

Dana Scully突然一惊,身形微微怔了一下,同伴都关心的看着她。

“Scully,你没事吧?”Frohike摸摸她的手。Dana站起来,摸摸脸,不停的扭头看着四周,好像在内心深处,感觉到了什么人站在旁边。

身旁没人。

“我没事,”她慢慢坐下去。“只是有种奇怪的感觉,好像突然有点发冷。也许只是累了。”

“这三天确实很难熬,现在已经很晚了,”Byers看着她,Scully探员脸色苍白,好像还在发抖:“让我们送你回家吧。明天早点起,好好利用剩下的几个小时,派那些警员仔细搜索一下。然后,我们就要开始靠自己了。”

Scully点点头,笑了笑。Mulder看着这四个人站起来,离开了酒吧。突然,他仿佛被什么力量揪住了似的,一下子被拉回自己的身体里。那地方离他们刚刚坐的位子多近啊,可是感觉又是那么遥远。

x
End Cursum Perficio (05 of 58)

TBC

夕颜:其实这篇我犹豫很久了,一直没下决心领养过来……现在终于做了,大家要监督我哦。
蚊子:……夏天到了,坑里会热地……除了躺椅还要带灭蚊水……HIAHIAHIAHIA~~~~


雪化了,变成了泪。
泪被温暖的风吹干了,雪就变成了春天。
[9 楼] | Posted: 2006-05-15 19:22 顶端
<<   1   2   3   4   5  >>  Pages: ( 1/11 total )

X档案中文网 -> Fanfic交流区



Powered by PHPWind v4.0.1 Code © 2003-05 PHPWind
Gzip enabled